台南活動》9

——那時是猶太教的天下,猶太教最注重律法,耶穌生長在猶太人家中,故從小遵守律法,出生第八天受割禮,過潔淨的日子,還要到殿裡獻祭。 大家知道耶穌是聖潔的主宰,是無罪的,可是為要拯救人類,祂必須完成律法,完成的辦法就是遵守,用實際的行動來完成律法。 看到今世,很多人犯各式各樣的罪,因為他們看輕、忽視法律,致使世界陷在絕亂與不安之中。 當我們相信耶穌之後,就在神的恩典下活著,有耶穌的樣式,把耶穌的話行出來,這樣,我們在基督裡就是完成律法了。 當我在英國的時候,那裡的人不要基督,那裡沒有地方接待祂。
2000,黃裕元,《戰後台語流行歌曲的發展(1945~1971)》,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葉啟政,〈三十年來台灣地區中國文化發展的檢討〉,收錄於朱岑樓編《我國社會的變遷與發展》,台北:三民,1981年,頁 。 游勝冠,〈去殖、重建主體與台灣文學史的書寫〉,台灣文學史書寫國際研討會,成功大學主辦,2002年11月。 陳奕麟,〈解構中國性:論族群意識作為文化作為認同之曖昧不明〉,《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第33期,1999年3月。
但當天使說明真像之後,馬利亞說:「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她願意順服以後,一定會想到她心須忍辱負重,並且還有性命的危險。 但她順服而蒙大思,萬代要稱他為有福。 信徒從基督耶穌得了完全的救恩,就是蒙了重生稱義的承嗣,在靈程上能以竭力追求進到完全的地步。 並在聖靈裡的合而為一,這便成為基督為頭,我們為肢體,基督與信徒,信徒與基督之永恆的親密關係,大哉基督福音的奧秘,仰之彌高,鑽之彌堅,從基督與信徒的關係概可見及。
一個信耶穌的人,不是希望有平安,乃是不能沒有平安的,正如吃了飯是不能不飽的。 大福娛樂城 女 耶穌說了這個平安之後,再說生活的平安:「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這裡的「又」字,表明這又為一事。 上文是指著生命說的,下文是指著生活說的。 生命的平安是無條件的,雖已經得著;生活的平安,是有條件的,不履行條件,就沒有得著的可能。 所說的條件,就是每一個有了生命平安的人,無論他的職業如何,位置如何,他活在世上惟一的宗旨應該是為別人活著。 所有的信徒在地位上都是奉了差遣,負了救人的責任,他傳福音,別人就可因信得著罪的赦免,否則別人的罪不能不被留下。
)當稅吏馬太順從主的呼召時,他就除去貪婪和壓欺民眾的心,一變而為一個造福人群的人。 當救恩臨到撒該和他的家時,他就急切地願意償還他所訛詐的,自今以後,作個正直的人。 人類的痛苦得著解決,不是在於改換財產權,乃是在於改變人的心。 ——信徒所有的一切,都是從主所賜,所以對於聖工的支持,除互相合作外,更須盡上人力物力財力的奉獻。 使徒時代耶路撒冷的教會,信徒因為愛主的緣故,甘心樂意變賣所有的獻給主用,使當時教會一切聖工蓬勃發展,得救人數天天增加,這是我們應當效法的好榜樣。
黄馨嬋,〈葉石濤文學思想與戰後台灣文學發展之關係〉,台北: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07.02。 杜劍峰,〈台灣文學的老井─以50年代的葉石濤及其再出發為中心〉,台南:成功大學歷史研所碩士論文,1999.06。 Life history 學科別分類 中文摘要 早在1994年時,業師林瑞明教授在與作家鍾肇政的私人通信中即已明白指出「『陳映真現象』是台灣文學不能不正視的問題」,就目前所知這應是國內最早發出的呼聲! 而作為一個跨領域的現象,所有關於陳映真的心懷意念、智性活動所形構的精神史或生命史,特別是陳映真在一次又一次的歷史困境中的價值抉擇和其林林總總生成的一切效應,都必然是「陳映真現象」所考察的對象與指涉的內涵。 但非常遺憾的是,筆者卻深覺在眾多有關陳映真的論述中,長久下來已普遍存在著一種「標準故事」(standard story)的危機。 書寫是一種艱難,創造都是這樣的,你進入一點點,再一點點,理解由點變成線,你試圖掌握他目前的形狀,你破壞,你在對現有的破壞中完成了創造,人家說那是創意。
藉童女馬利亞道成肉身,成為平民,作拿撒勒木匠,為勞工界放了異彩,為平民增添了光榮。 所謂「勞工神聖」,「人權平等」,自耶穌誕生,奠立了平民制度,廢除了階級桎梏,擢升了勞工地位。 主耶穌說:「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
施懿琳,〈日治中晚期台灣漢儒所面臨的危機及其因應之道—以彰化「崇文社」為例〉,《第一屆台灣儒學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台南成功大學中文系主編,1997年6月。 王昭文,〈日治時期臺南的基督徒與社會運動初探—以1928年「墓地事件」為例〉,《第一屆南瀛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南瀛地區的歷史、社會與文化》,台南縣政府主辦,2005年10月15-16日。 金相範,《唐代禮制對於民間信仰觀形成制約與作用—以祠廟信仰為考察的中心》台北: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論文,2002年。 2011,楊月璧,《台灣歌謠的台北意象》,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台灣文化及語言文學研究所碩士在職進修專班碩論。